【南方日报】全国首创“医者之心”培养模式

2018年03月13日 16时53分

今日,南方日报大幅报道我院全国首创“医者之心”培养模式,现予转载。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18-03/13/content_7707920.htm

汕大医学院获授教育部高等学校医学人文素质教育基地

全国首创“医者之心”培养模式

当前,国家高度重视医学人文教育。2017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医教协同进一步推进医学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意见》,明确要求把思想政治教育和医德培养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推动人文教育和专业教育有机结合,引导医学生将预防疾病、解除病痛和维护群众健康权益作为自己的职责。

今年1月,经国内著名人文专家评审,汕头大学医学院(以下简称“汕大医学院”)符合教育部高等学校医学人文素质教育基地的建设标准,教育部医学人文素质教学指导委员会审核通过,于3月9日给予汕大医学院医学人文素质教育基地授牌。

汕大医学院缘何能够获得教育部人文教学指导委员会的高度肯定?其构建的医学人文素质培养模式经过近16年的发展,有何成效?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1、将职业素养培养融入专业教育

“当前医患矛盾突出,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但我们认为这也与医学人文教育薄弱有关系。”李嘉诚基金会医学教育顾问杨棉华教授告诉记者,医学包含科学、人文与艺术,医生也将这三方面灵活地运用在医疗实践中,只有三者结合才能称之为“医家”,如果只有精湛的医术和艺术的服务,缺少高尚的医德,那么医学院培养的仅仅只是“医匠”。

早在2002年,汕大医学院就探索将医学生职业素养的培养融入专业教育。然而,医学生的人文职业素养并非通过几节课或几次讲座便可获得,杨棉华说,为了达到将医学人文素养真正贯穿教育的全过程,汕大医学院经过多年的摸索,于2013年在全国首创以“医者之心”(简称“HEART”)为目标的医学生职业素养培养模式。

据了解,该模式将医学教育与人文教育有效整合,通过显性课程、隐性课程、服务性学习课程三种形式,将医学教育与人文教育有效整合,并形成了评价体系。

其中,“HEART”包含“人文关爱(Humanity)、同理心(Empathy)、医学艺术和艺术的服务(ArtofMedicine)、尊重他人(Respect)、团队精神(Teamwork)”这五个要素。作为HEART培养模式的牵头人,杨棉华表示,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理解与体会,不断扩展与充实HEART的内涵。

据悉,该教学模式目前已经过6届医学生的“亲身验证”,成效显著。据数据统计,截至2017年12月,用人单位对汕大医学院毕业生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80%为“非常高”;新模式毕业生岗位胜任力调查,学生在临床思维、沟通技能、人文素养方面的进步显著。在毕业生能力自我评价调查中,职业素养能力的评价优良率为91.54%,在所有能力评价中位列第一。毕业生参加全国执业医生实践技能考试,连续8年通过率列全国前8名。

“以前许多学生不懂什么是同理心、换位思考,通过HEART培养模式,现在汕大医学院的学生都懂,都会站在病人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而不是只站在医院的利益或者医生的角度。”杨棉华说。

2、在教师言传身教中感悟人文

润物细无声。教育虽无痕,但却有着惊人的力量。汕大医学院HEART培养模式中,显性课程将人文科学、行为科学、社会学、哲学、自然科学与医学课程整合,构成“HEART”的最基本内容,使“人文精神”的概念具体化,变成可操作、可观察、可评价,解决职业素养“评价、量化”的难题。

而除了显性课程外,汕大医学院更加注重隐性课程的教育。

“如何要求医护人员提供优良服务,态度是一方面,关键是需要良好的沟通。医生如何能让病人了解他的意思,医生又如何了解病人的意思,从而更好地提供服务?这些需要在隐性课程中去感悟学习。”杨棉华说,隐性课程要求每一位授课老师、临床指导老师在教学过程中都应体现出医者之心的理念和举措。

“比如天气冷了,老师触摸病人的时候先把手搓热,或者将听诊器捂热;考虑到病人隐私,用屏风遮挡等等。”杨棉华说,学生在实践中观察老师,以老师为榜样,老师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学生看在眼里,这是灌输人文教育最直接、最有效、最持久的手段。

此外,汕大医学院还将“HEART”的内涵贯穿在实验室、实训室、校园文化、附属医院之中,让学生在不知不觉中接受尊重生命、医学艺术等的熏陶,以期达到“1+1大于2的”教育效果。

以人体生命科学馆为例,该馆耗资2000万元,将以人为本和人体健康的理念贯穿于科学馆的布展中。在人文教育与感恩区,以英国著名肖像画家卢克·菲尔德斯爵士创作的油画《医生》为蓝本的刺绣作品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杨棉华每次都细心地向参观的学生们讲述这部作品背后的内涵。

“医生虽然最终没能拯救画家身患重病的儿子,但医生所展现出来的医技和品德却让画家感触良多,所以创作了这幅作品。”杨棉华说,这幅作品是为了让学生们认识到,医生的使命不仅仅是对病况的施救,还有对病人痛苦的细微体察与关怀。

该作品深刻的人文内涵,加以潮汕刺绣的层次感,让百年后的医学生们依然能感受到其中的温情与力量。杨棉华说,学校还通过授白大衣与医学生从医宣誓仪式、“大体老师(尸体)”的致谢礼等,培养学生敬畏生命、认识生命、尊重生命、爱护生命,学会感恩。

3、在学习中服务,在服务中学习

HEART培养模式的另一个形式,是要求医学生参与服务性学习——汕大医学院学生在低年级的时候,就需要通过预见习形式,提早进入医院接触临床;高年级学生可通过参加李嘉诚基金会的医疗服务特色项目体会职业素养的内涵。

尤其是李嘉诚基金会的“宁养服务”“医疗扶贫”实践平台,已经从汕头大医学院扩展到全国部分高校,各地已有32家宁养院,“全国大学生暑期医疗扶贫项目”已有80余所高校师生参加,让汕大医学院学生有了更多对外交流、增长见识的机会,也为HEART培养模式奠定坚实基础。

在2014级临床医学专业学生马祖燚看来,HEART培养模式让学生能够自主选择接受医学人文的熏陶,这是“对道德尤其是医德中自愿、自律的最好诠释”。马祖燚现任汕大医学院宁养医疗服务义工队队长,他告诉记者,与其说是他们为患者提供了临终关怀服务,倒不如说是这些患者给他们上了一节生动的生命教育课。

马祖燚向记者举了一个自己亲身经历的例子。2016年,团队接到了一位被确诊为贲门癌的患者黄叔,为了治疗,黄叔家庭负债累累,居住在临时搭建的棚屋;因为患病,黄叔脾气变得暴躁,与家人相处矛盾日益加剧。得知情况后,团队从身、心、社三方面为黄叔制定了服务方案,最终解决了黄叔最担心的“送终”问题,让他与家人关系得到缓解。

临终前,不善言辞的黄叔提出要捐献自己的眼角膜,这让马祖燚及其他团队成员十分意外。“黄叔说,一群互不相识的人都能够这样去帮助他,他为什么就不能跟家人好好相处,做一些事来回报社会?”马祖燚说,宁养服务所提倡的临终关怀不追求任何的回报,但来自患者的这种不期而至的“回报”却是最让他们感动的,不仅让他们领会到“医者之心”背后的内涵,也更加坚定了他们“医德医术兼优,爱心奉献济世”的医者之心。

“让学生在学习中服务,在服务中学习。”杨棉华说,通过有计划的服务学习活动和活动后的反思总结,既提高了学生掌握服务人类健康的基本技能,又培养了学生无私奉献和团队合作的精神,加深对生命的关爱,提高医学道德修养,达到做事与做人的双重学习效果。

4、系统规范课程体系获专家认可

教育部医学人文素质教学指导委员会考察汕大医学院人文素质教育基地时,也对该校的HEART培养模式十分肯定。专家组认为,该模式在教育理念、教育模式、教育手段、评价体系、培养机制上进行创新,构建相对完善,通过与职业素养课程体系设计相适应的多种教学方法,有效促进课程目标的实现,可支撑职业素养良好的医学人才培养目标。

杨棉华称,专家认为HEART培养模式最大的特点及贡献在于系统性和规范性,而这两点是最难做到的。HEART培养模式至今已实践6年,除了课程和实践之外,贯穿全程、多渠道的职业素质评价体系也成为一个小“助攻”。

“你要知道学生做得好不好,就要对学生有全程的评价。”据悉,从2004年起,汕大医学院在OSCE加入了“人文与沟通技能考站”,考站通过模拟临床情景,生动再现临床典型案例,加大对医德、人文、沟通能力等职业素养的评价;近年又加入了Mini-CET、DOP等工作场景中的形成性评价,构建360度的医学职业素养评价体系,从传统的考核学生知识点掌握转变到通过自评他评相结合、工作环境的观察表等方式全面评价学生的能力。

“预见习期间,我深刻感受到了医学的博大精深,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目前掌握的知识和能力的严重不足。”在一份学生的自我评价中,该学生表达了HEART培养模式对自己的帮助,不仅令他明白医术医德兼优的重要性,更让他有了继续钻研发奋学习的动力。另一位学生则在自评中表示,HEART培养模式让自己明白了“不仅要学仁术,更要有仁心。真正树立‘治人’,而不仅仅是‘治病’的理念。”

当前,汕大医学院作为“中国医学生职业素养培养”项目的牵头单位,协同国内多所高校共同组建协同育人中心,制定符合中国国情的中国医学生职业素养培养体系。汕大医学院表示,希望HEART课程体系可以形成国内医学院校人文教育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推动全国医学人文教育的快速发展,从而培养具备高尚医学职业素养的卓越医学人才。(南方日报全媒体记者余丹)

通知类别:校园新闻      撰稿人:记者 余丹    审核人:组织宣传统战部

close